廣播室的春天-郭子琳

大齡女子原來是一種流行

攝影/捕光掠影攝影社 夜遊神

(攝影/捕光掠影攝影社  夜遊神)

趁著有時間我去停車場繳費,正好是親切的停車場大姐值班,心想該不會要發揮我串門子的功力吧?果真大姐一面處理我繳費的程序,一面就打開話匣子。

大姐:你結婚了嗎?

子琳:沒耶!

大姐:喔!沒結婚好啊!(我心想:難得,居然有人覺得不結婚好)我那些同學啊,只有我一個人結婚耶,我看她們現在好棒,唉!結婚真的要付出太多的代價了,而且還不一定會換來幸福,你這樣就對了!(哇喔!被稱讚了!)我算不錯的,我跟我老公房間分開、廁所分開、書房分開,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分開這樣生活已經二十多年了,之前付出多少代價啊!像我桌子桌面一定都要很乾淨,所有東西都收在抽屜裡面,我老公是所有東西都放在桌子上看得到的地方,不過他會整理好,一個一個放得很整齊,但是我就看不習慣啊!覺得看了心裡實在很煩。

子琳:那你們就是當室友囉!我覺得這樣蠻好的。

大姐:室友?也對啦!反正沒結婚比較好,不然付出太多代價了,而且男人和女人要的不一樣啊!

子琳:是什麼不一樣呢?是指心靈層次的交流嗎?

大姐:結婚之後還要老公像婚前追你一樣,還心靈交流,吼!不可能啦!大部分男人不來這套,這個還是找我那群好朋友比較容易得到滿足。

最近還有一位也屬於大齡的女性朋友聊到家裡三隻疼愛的狗狗不幸接連過世,特別交代我要好好疼家裡的狗寶貝,多抽時間陪牠,她現在每天只好抱著三隻狗狗的照片傷心難過,養過許多狗寶貝的我也很懂這種寶貝過世的難過與痛苦,但我只能多陪她說說話,理解她的傷心痛苦,我想在她心裡狗寶貝帶給她的快樂和重要性,一定大於一個沒有耐性或不能聽她好好說的男人吧!

曾經和一位C男討論到結婚、配偶和家庭生活。

C男:子琳,你應該要找個男人結婚,生幾個小孩,享受幸福的家庭生活,不要只是養狗養貓,畢竟貓和狗無法給你一個家庭的快樂。

子琳:可是我覺得養狗養貓很好啊!就當牠們是小孩吧!

C男:不一樣,小孩會跟你撒嬌,會要你教他很多事情,放假還可以帶他們出去玩。

子琳:可是,我家的貓狗也可以做到同樣的事情啊!我下班回家會跟我撒嬌,黏著我幫牠做很多事,我也可以教牠一些簡單的動作,放假我也會帶牠們出去玩,享受快樂啊!而且除了牠們壽命比較短,可能比我早死之外,我應該不會有空巢期的空虛煩惱。

C男:吼!不一樣啦!要有一個家庭的感覺!

好吧!我是不知道這位C男他家庭的感覺和我與寶貝們組成一個家庭的感覺到底有什麼不同,但對我來說,這樣家庭的感覺對我來說就足夠了,沒有人煩我,管我東西該怎麼放,房間該怎麼整理,錢該怎麼花,幾點該睡覺,幾點該起床…雖然我的寶貝不會說人話,但我覺得我們還蠻能溝通的,當我傷心難過的時候可以抓著寶貝們不斷訴說,牠們不會插嘴說我笨,在搞不清楚的狀況下,還指示我該怎麼做才對,說到難過還會不斷舔我以表示牠的安慰。每個禮拜期待我能抽出時間帶牠去公園跑一跑,聞聞野草的味道,每天晚上陪牠一起睡個覺,早上起床讓牠親一親,牠的要求只有這麼多,就一顆心全繫在我身上,我覺得這種關係維持起來簡單不虛偽多了。

彭佳慧一首「大齡女子」的歌詞引起呂秋遠律師覺得很光緒年間,讓他翻白眼翻到印度洋,呂秋遠指出,一個人到底有什麼不好,這首充滿性別與年齡歧視的歌詞,隨便都可以講出一堆詭異的點:例如被流年困住之類的,怎麼不講星座犯沖比較還讓人聽得懂。呂秋遠還質疑,誰「都」期待能嫁好丈夫?還不要一個人作主?他問道,你知道一個人決定自己晚上要吃什麼有多爽嗎?你的幸福是用來被別人羨慕的?寂寞就捱不住?你是沒有朋友是吧?一個人住?很好啊!你到底在無病呻吟什麼?跟室友住,還要看他臉色,會比較爽嗎?

但呂律師畢竟是一個男子,也不能完全體會我們身為女子的心情,當然也不是說某一個女子的心情就代表全部大齡女子的心情,但我必須很坦誠地說,在面對工作壓力和未來的不確定時,我會有很軟弱,很空虛,很需要找個男人取暖的時刻,我也很想窩在一個男性厚實的、溫暖的懷抱裡休息一下,男人和女人對我這個異性戀者來說,還是有些不同的感覺,但是話說回來,如果這個男性的懷抱並不厚實,也不是太溫暖,當你想靠一下他又不讓你靠,甚至可能我只是想靠一下,其他時候卻得付出極大代價:包容他的壞習慣或壞脾氣時…喔!還是算了,我還是回家窩在我家小狗的背彎裡比較務實一點。

和一位大齡的L女聊到同樣的話題,我還蠻能認同她的想法,她說沒結婚,節慶是沒人共渡,但也因此不用虛偽的應酬,而且可以任性的懶惰,其實我們把自己的小日子過好,不去製造社會問題,就已經是很大的貢獻了!

不管是敗犬,還是大齡,當下就是最好的姿態。敬我美麗優雅的大齡女友們!

酒杯

(攝影/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