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似我心】【魚之樂】【牽掛不再】【情如輕風】【哲學之死】~(孫吳文創)朗誦集

朝陽似我心(孫吳文創)朗誦集之十一

已然身心疲憊
背着行囊沿着鐵道歸鄉
沒有一角銅板在口袋中
口裡哼着離家五百里的悲愴
眼中有淚泛濫
但不敢流下
男兒的淚是不輕流的
蓦然向東的天邊昇起紅火
曦日點亮了晨光
也重燃起我生命的熱
毅然改途不再朝故鄉前進
追隨陽光邁向另外的前程
人常循宿命安排的路程前進,異類者的我,叛經離道者的我,雖有偶現的恐之心,然大丈夫生而何歡,死而何,墜入名利穿梭而過,困於情愛不受其惑,則何事可阻我追尋子夜裡的明星?
苦其心智,勞其勁骨夲是天涯飄泊浪子的必受。
有時心懦,有時志昂,端賴心之所思倏轉,信念一起就有力量,自省而不反,雖千萬人吾往矣!
滄海之濱,精衛銜石填海,雖愚然志不可辱。
人生麈世,不可能達成之事,何止十百,然有志者終能成就其一二。
吾心信其可行,勵志而為,雖移山倒海之難,終有成功之日。
有為者,亦若是。

魚之樂(孫吳文創)朗誦集之十二

問曰
子非魚
安知魚之樂
回言云
子非我
安知我不解魚之樂

以上皆对也皆非

其實最重要的是
魚在山水花草中游
所詠涵的氛圍
給了我們視覺及心靈上的快樂感受
因為我們也不知道
小丑所帶給大眾的快樂是否是
誠於內、形与外
对欢樂的事物去感受
比探究其內在的涵義要幸福得多

探索問題夲質的究竞是否真的必要,是見仁見智的看法。
窮理探源,固然是研究事理的基夲態度,但那是治學的精神。如果祇是從欣賞的角度去着眼,那麼一接觸的刹那所呈現的愉悅,反而是第一感知所帶來的視覺效果,才是我們真正的需求。
壁如我們所追逐的金錢遊戲,是善用財富創造有益它人或自我的快樂,才是真正的目的,但大多数人却捨夲逐末,辛辛苦苦追求的祗是存款薄上的增加,而不是生活品質的提昇。
好有一比,我們去遊覧名勝古蹟時,不聽導覧介紹,不看景物夲身,而是一味用相機或手機獵取鏡頭,不去感受身歷其境的氛圍,不去憑弔歷史或景致的参與感。
而用到此一遊的照片,訴說自己的遊歷經驗。
是否已失去了我們真正的目的,芸芸眾生好像大多数都是如此的。

牽掛不再(孫吳文創)朗讀集之十四

如果東風不再吹
百花的嫵媚只有刹那的燦爛
楊柳的青柔也不會拂過流浪者的臉頰
杏花雨潤澤不了誰枯萎的心
讓季節的芳菲就此塵封
擺一擺手
揮落所有的牽掛
讓心中的念
不再為自己刻下創痕
破了的酒戒
如情感天地裡的骤雨
累積日久的沉鬱
若崩潰的水庫
澎湃起千里長流
只為逃離情纒

一陣風狂雨暴後
還我一個混濁
又清朗的自我

人生沒有絕對幸福,也沒有完全的禍害,禍福總是相倚的。
我們追求完美的愛情、純真的人生,衹是人世間,沒有天上掉下來的收穫,如同沒有白吃的午餐,如果信價比苻合公平原則,也就沒有什麼可抱怨的。
祇是人生在世,無法追求完合公平的對比分配,妳情我願也就無可厚非了。

情如輕風(孫吳文創)誦讀集之十六

我对她的愛似多年久釀的美酒
醇又令人沉醉
她回報的情却如輕風掠過樹梢
吹得無影無踪
無從相比却又心甘情願
誰叫我先動了心
誰叫我痴迷如此
愛情本來就不能用等價比來衡量
縱英雄蓋世、佳人傾城
陷入愛的漩渦
便萬劫不復了
但這種無論是佛試或者魔考
我都心無所憾的去度
縱紛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因為雖然她的情如輕風
但我還是感受到它的存在

台灣有諺語說:愛得可惨死。
的確不差,會關心她,衣著穿得是否符合天氣的冷熱?飲食是否合乎健康美味?住的環境是否舒適?零用錢是否夠?
當然也關心她一切的生活條件可否適應那個城市的現況,不過更介意她的交友狀况!特別在感情上有沒有我的競爭對手?
遠距離的愛,是醇酒?或似輕風?沒有定論!
但不對稱的戀情,是否經得起時空的考驗?那就讓歲月來證明吧!

哲學之死(孫吳文創)朗讀集之十七

自知其無知
蘇格拉底

自命為牛虻(註一)
蘇格拉底對雅典民主與三十僭主(註二)之間
同樣發揮了追求正義與真理的風格
同樣毫無容情地對兩個曾經敵對的陣營
提出了批判
終於220對281(註二)的表決下
從容地避開所有讓他可以逃生的建議
喝下了毒藥
揮别了七十一載的塵世生涯
邁向他的哲學天國

註一:蘇格拉底對當時的雅典這隻民主駿馬、發揮了牛虻處處時時叮咬的功能、遂造成民主三度執政時、對其欲除之而後快。
註二:雅典在伯羅奔尼薩戰役中、被斯巴達打敗、在斯巴達的支持下、組織了三十僭主取代民主政治、蘇格拉底亦同樣不赞成這個制度的某些作為。
註三:雅典民主制度繼三十僭主被推翻後、三度恢復、五百零一名公民組成了陪審團、以220票反對、281贊成、判蘇格拉底有罪、處以死刑。

在西方的文明中,蘇格拉底是歷史上第一位被判處死刑的大哲學家,整個希臘為他的死亡憾動了,一位如此偉大、以德行完善、素養卓著自許、反對追求虛偽地位及物質享受的大思想家,竞然被控敗壞社會公德為由的罪名處死,令後世的人類全然费解。
喜歡赤着足在市井之中與群眾高談濶論的人,竞然不容於民主制度的政治氛圍之下,蘇格拉底不是出在貴冑之家,父親是石匠、母親是接生婆,與貴族集團沾不上邊,雖然跟隨他的從學之人不乏貴族,但這不是他遭致殺生的主因。
也許是蘇格拉底精英政治的主張與民主制度的核心價值有了基夲的衝突。使得三度執政的雅典民主集團對蘇格拉底必除之而快。
不見容於民主制度與三十僭主不同的政治集團。
蘇格拉底畢竟是一位歷史性的悲劇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