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天問】【月狼】【阿爸的愛】【心悟修襌】~(孫吳文創)朗讀集

幸福之十八

象徵幸福的藍芙蓉
它的名字又叫矢車菊
也許是蔚藍色
也許是粉紅模樣
都帶給我
溫馨的眸光凝聚
在曠野裡隨風激起千重浪
總耍划着蘆葦編織的小舟
徜徉在無憂的藍色海洋上
也似精靈的淚
幻化成粼粼的波光
蕩漾在月夜的韻律中
誰能告訴我
她是否會翩翩而至
在夢幻中守候著

幸福的光芒
遂瀰漫在我們可共舞的時空裡

等那個女子,在歲月的停格裡,從不曾忘記她會不期而至的,與我邂逅。
今夕何夕,矢車菊的浪漫,讓我想唱義大利原聲帶的民謠。
衹是突然記不起歌名,旋律却未曾忘懷,紫藍色的花蕾是纒綿的根源,在我心底無限制的漫浮。
真想躺在矢車菊的花海裡,作一個不用醒的長夢,忘憂解愁直到永恆。

天問(孫吳文創)朗讀集之二十一

調寄青玉案

天闊雲高萬里晴
烈日當空
大地光輝
原野一片亮
百樹千花春無邊
萬里江山誰爭艶

東風吹得遊子醉
落拓江湖
滄浪塵旅
誰与我共行
雲樹流水一瞬間
大江東去不回首

風雨肆虐過後,大地經過快速清理,又恢復原狀,滿目塵埃盡滌盡,清朗人間再現。
看劫後陽光依舊璀璨,暑氣將臨,好一片江山又錦繡。
世道無常,昨夜今日愰如隔世,衹是我們活在當下,昨日之日不可追,明日天涯尚難測,捲起手䄂,把握此刻,心無旁鶩,勠力向前,康莊就在不遠之處。

月狼(孫吳文創)朗讀集之二十四

滿月的夜裡
高崗上
孤獨的狼總是望著月而嚎
悲愴中的相思
祇為一生唯一的愛
當失去了心靈的伴侶時
孤狼用不斷的自我放逐生涯
去思念曾經的深情
奔波中寂寞
在眼眸中悄悄地流露
在無垠的曠野
剩餘的歲月
就在殺戮與回憶的交纒中
直到生命的終結

曾經被形塑成兇殘殺戮的狼,無情的眼光透露出令人戰慄的光。祇要遇到了狼,不是被傷害、就是殺害它,人對狼是避之唯恐不及,從表相來看,確實如此。
祗是傳說中的狼,也是深情如許的,一旦伴侶逝去,就會脱離狼群,孤獨的去遊走天涯,去緬懷往日的情懷。
但人似乎對狼有偏見。從不用它來歌詠愛情的專注,不像成語中的鰜鰈情深,或詩人傳頌讃美雁的情貞,問世間情為何物、直叫生死相許。
世事原夲如此,歷史中留傳的記載盡多不公不允的事,但又能如何呢?

阿爸的愛(孫吳文創)朗讀集之二十五

阿爸過世的前三個月
我突然心血來潮
把他從与後母居住的家裡接了出來
驅車帶他到上海式的澡堂去洗澡
那時他已經因為中風
不太良於行
已久居家中一年多
所以一聽要陪他去洗全套的上海浴是喜形於色的
經過敲敲打打揚州師傅的服侍後
阿爸真的感到十分暢快
也是我們父子自從他娶了後母之後
最推心置腹的一次歡聚
然後我們又到他第一次
帶我去吃上海生煎包的點心店
我也叫了他最喜歡的菜肉餛飩湯
那也是我們父子倆
若干年來最後一次的歡聚
三個月後阿爸在睡夢中過世了

父親節前夕、寫於阿爸過世三十六週年祭。

我們父子間的感情,有些錯綜複雜,父子天性的愛,阿爸再娶及後母對我的虐待所引發的怨,在在讓我們的關係處於不穩定的狀况,却無法泯滅彼此血濃於水的愛,人生的遭遇其實是無常的,雖然我曾怨恨自己童年命運的坎坷,但我依然懷念父子之間彼此個性、相貌的相似,進而發展出濃厚的親情。

心悟修襌(孫吳文創)朗讀集之二十六

問天無言、問地無語
諸神默然、群仙寂寂
紅塵天上、一樣孤寂
心悟修禪
却心緒不寧
只因有愛
但情何以堪
多情賈禍
却無以解憂
佛經誦遍
然心愁猶存
今生無份
願結來生緣

塵世間無所謂公平,因此詩人却說了哲學家的話,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原認為理所當然的事,結局却出乎意料!所以有存在主義的興起,祗求取過程的滿足、不在意結果的成就。
在感情上也進入另一個層次,只求取曾經擁有、不在意朝朝暮暮。
短暫的真心相惜,勝却人間相守無数,祇要心中有彼此,又何必介意表相的顯示。
沉潛的感情才是真愛的精髓,那種相知,是不受歲月的流逝而改變的。